鲁菜菜谱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茯苓饼的家常做法 > 正文内容

白领精神世界误区_白领精神世界建设_心理健康_养生之道网

来源:鲁菜菜谱   时间: 2021-03-01

养生之道网导读:不要踏入白领精神世界误区,比方说偷菜游戏。白领精神世界误区会影响你的工作进程的。

偷菜游戏

“绝不在价值观方面妥协”�D�D即便是在虚拟世界里,“偷菜游戏”也不应成为白领的精神家园。

以偷菜闻名的网络游戏,居然让2000万白领在这里找到了快乐,于是,在一些媒体上“偷菜游戏”便成了“小偷们”的精神家园。

“开心农场”(Happy Farm)是一款风靡网络的休闲交友游戏(Social Game)。用户在里面扮演一个农场的农场主,在自己农场里种植各种各样的蔬菜和水果。其吸引白领的关键点是:果实成熟之后,如果不及时采摘,就会被朋友偷摘……目前,在SNS游戏交友网、QQ空间等都有该款软件。

“偷菜游戏”同时提供偷菜技巧:“偷菜的前提是大家要加一定数量的农场好友。这样才有更多偷窃的机会。在好友很多的情况下首先保持自己持有的金币数为零(你可以将剩余的钱花在买种子买化肥买新土地上,使自己持有金币数为零)。这时候大家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偷窃别人的果实了。”

有个喜欢这款游戏的网友说:“因为世界上自从有了人类,就有了各种各样的游戏。其实,无论什么游戏,大部分都是让人开心,让人打发剩余时间的。你不能总是指望像我这样的头脑健康、心思敏捷的人,在工作之余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发呆吧?”

不错,游戏而已,本无可厚非。但是,游戏而已,又何必一定要设定为“偷”呢?也许对于一个百无聊赖的网友而言,一个“偷”字更有刺激性或新鲜感?但是,在违背主流价值取向的“偷菜游戏”中,“偷”是一个固定概念,涵盖着一种价值判断。沉湎于“偷菜人”的角色,在轻松一下的潜移默化中,虚拟世界里不太光明正大的“偷技”不是正在悄然演变成现实生活中人人欣赏的技巧、智慧、本事和快感吗……马上有人又会说,“游戏不过是人的天性使然”,如同“通过社交有人可以找到爱情,有人找到了外遇”,所以玩玩“偷菜”这等“给朋友捣乱”的小游戏,找到智慧还是找到堕落都无须小题大做!

游戏究竟是什么?游戏到底承载着什么?游戏的一般功能何在?看来只有从根上弄明白,我们才可能继续讨论有关“偷菜游戏”的是是非非。

席勒的“游戏本能理论”认为,“人类在生活中要受到精神与物质的双重束缚……于是人们利用剩余的精神创造一个自由的世界,它就是游戏。”斯宾塞的“游戏的剩余能量说”也认同“人的剩余的精力的发泄,就是游戏”。弗洛伊德的“游戏渲泄理论”指出,游戏是被压抑欲望的一种替代行为。

西哲们试图从心癫痫北京哪家医院好理学、生物学和生理学的角度揭示人类游戏的本能,并非没有道理。然而,游戏者不是“鲁宾逊”也不可能永远游离社会之外。最终,德国生物学家谷鲁斯以其“练习说”对“本能说”给予了修正:“游戏不是没有目的的活动,游戏并非与实际生活没有关联。游戏是为了将来面临生活的一种准备活动。例如,小猫抓线团是在练习抓老鼠,小女孩给布娃娃喂饭是在练习当母亲,男孩子玩打仗游戏是在练习战斗。”

如果说儿童在游戏中获得了与人交往的经验,游戏被作为幼儿期一种最重要的学习活动;那么,成人通过游戏获得的又是什么呢?

毋庸讳言,游戏的确是“使人处于自由状态,从而达到人性的完满实现”,娱乐是成人游戏的一个基本特征。但是,游戏更是“一种文化现象”。荷兰历史学家、文化学家约翰?赫伊津哈在《游戏的人》中批评了生物学和心理学研究方法的不足,他坚持认为:“我所谓的游戏不能够理解为生物现象,只能够理解为文化现象。”因为“即使在最简单的动物层次上,游戏也不只是纯粹的生理现象和心理反射。它超越了单纯的生理活动和心理活动的范畴。”

正像学者史丹纳归纳的那样:“赫伊津哈得出了这样一个权威的结论:文明‘决不脱离游戏,它不像脱离母亲子宫的婴儿:文明来自社会的母体,它在游戏中诞生,并且以游戏的面目出现’。”

正因为任何游戏都承载着一定的社会文化的内涵,折射着文明社会大众生活的喜怒哀乐;所以,作为文化现象的游戏在使人娱乐的同时,一定是传播着一种理念或价值判断的;所以,即便是游戏也不能没有自己的道德底线。弱弱地问一句:难道仅仅因为是游戏,便可以对以搞笑形式出现的“偷菜游戏”等等“恶搞文化”,一笑而过,以示宽容?

说到宽容一定会牵涉到道德底线。这又让人想到电子商务网站阿里巴巴发生过的一个故事:阿里巴巴规定自己的员工在销售中不允许给客户回扣,可是有一次公司的一个销售冠军却违反了这个规定,怎么办呢?开除他吗?他的业绩占公司销售的百分之七十;宽大为怀,下不为例吗?那公司的制度等于废纸一张。阿里巴巴最终开除了这个给客户回扣的销售冠军。因为阿里巴巴的核心竞争力来源于其价值观,而其独特的价值理念�D�D“诚信”、“激情”和“敬业”是不能动摇的。据说,商业贿赂从此与阿里巴巴无缘!

对此,阿里巴巴的CEO马云后来是这样解释的:“什么样的错误你是可以让你的同事犯的,什么样的错误是不能犯的?我觉得违背我们理想,违背我们价值观,违背我们团队合作、团结的东西绝对不能犯!所以在公司里,我允许任何人犯技能、技术上的错误,但不允许任何人犯使命感、价值观的错误,因为你第一天在这方面犯了错,那你就会越走越远。”

“绝不在价值观方面妥协”�D�D让我们记住马云的呼和浩特癫痫哪家医院最好这句名言吧。无须再多说什么了,阿里巴巴的态度就是笔者的态度�D�D即便在虚拟世界里,“偷菜游戏”也不应成为白领的精神家园�D�D这是一条道德的底线。

白领如何成为精神世界富翁

“中产”不等于“多金”,而是一种“安全”、“自由”、“舒适”相叠加的生活方式,这才是中产的真谛。

“我也是中产?别开玩笑了,我怎么算得上中产呢?你这不会是在损我吧?”当记者想就“我的中产生活”为话题采访藤零时,她大吃了一惊。

“以前说白领都是坐在写字楼里的精英,现在说白领就是穿西装的民工,‘工资领了也白领’,贬义词;以前还说小资是生活情调高雅的象征,现在基本上已经成了精神颓废的代名词了,也是贬义词。感觉现在‘中产’和‘白领’、‘小资’差不多,基本上也都归于贬义词一类,不是有许多人都说自己‘被中产’了嘛。”藤零进一步阐释了她对中产的理解。

尽管采访之初,藤零对自己的中产身份似乎并不认同,但按照本刊设定的标准,记者发现藤零虽无中产之名,却早已有中产之实。

换工作只为享受生活

上海姑娘藤零今年27岁,在上海某名校毕业后先是在自己专业对口的4A广告公司工作,虽然月薪最高时曾达到过5000多元,但广告行业激烈的竞争让她的精神终日高度紧张,不但加班是家常便饭,还经常熬夜赶Case,吃饭更是饱一顿饿一顿,这样工作了两年多,藤零终于大病了一场。

在病床上,藤零反思自己工作以来的生活,发现自己为了工作牺牲了太多的东西——没时间与家人相聚,没时间找男朋友,没时间继续享受大学里培养起来的众多兴趣爱好……更重要的是,过于忙碌的工作牺牲了自己的健康。“于是我在病床上给自己下了个死命令:康复后马上辞职,将来不管做什么都不能做工作狂,生活和健康始终是第一位的,哪怕钱少点也没关系。要是一年忙到头根本没有时间去享受生活,收入再多又有什么用?很多人都说,年轻不是享受的时候,应该先谈奋斗,等攒够了钱后再谈享受。可明天的事情谁知道,我现在精力旺盛正是一生中最黄金的时光,要奋斗,更要享受。难道非要等到房贷还清或者孩子长大后再去享受吗?那我也快退休了吧。你有见过退休的老阿姨还整天追逐流行,蹦极泡吧的吗?就算去旅游,到时候也只能坐在豪华游轮上晒太阳,那些最精彩的自然奇景怕是有心玩,无力爬了。”

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在辞掉广告公司工作3个月后,藤零接到了国内某知名时尚杂志编辑工作的Offer,原来她本就对流行时尚很有兴趣,加上自己文笔一向不错,之前的工作中也经常接触到许多时尚品牌公司。

在编辑岗位上,藤零如鱼得水,应付自如,收入也增加北京看癫痫多少钱到了7000元,有时还能挣些“外快”,更重要的是,这份新工作比以前的轻松许多,上班实行弹性工作制,不但几乎从不加班,每周实际工作时间甚至还不足35小时。

精神世界的大富翁

有了足够的休闲时光,藤零便把自己的精神世界填充得满满当当。

她喜欢运动,不但隔三差五约朋友去打羽毛球,还和一个朋友合办了一张健身俱乐部的年卡,实际只花了800元,每周三晚上下班后去做瑜伽放松身心,每周六下午去游泳舒展筋骨。

藤零更是一个书迷和电影迷,因此成了豆瓣上的常客,当当和卓越成了她每月必上的两个购物网站,张爱玲和王安忆则是她的至爱,她家里的碟片更是放满了一抽屉,“不过现在都直接网上下载高清电影了,这些碟片都是大学里收集的,但如果有视觉效果出众的大片上映,我还是会去电影院感受一下,刷信用卡一张电影票才30元,我觉得不贵。”

此外,藤零大学里参加过话剧社,因此也是话剧的发烧友。因为工作关系,平时常能拿到供媒体的免费话剧票,上海的安福路话剧艺术中心几乎成了她的“娘家”,而像龙漕路“下河迷仓”这种不太知名的“真正的艺术话剧舞台”也频频留下她的身影。

和许多80后年轻人一样,藤零还喜欢观看各类演唱会。从张靓颖到张惠妹,从孙燕姿到碧昂丝,都是她“粉”的对象,而演唱会门票大多都是开场前一两分钟问门口黄牛买的,此时高昂的演出票往往会大跳水,让她贪到不少便宜。

在藤零众多的爱好中,旅游无疑是最“败家”的一种,但藤零在旅游上的花费既遵循能省则省的原则,又从来不会亏待自己。国内旅游往往都会自己设定旅游线路,住当地的快捷酒店,机票也常通过南航财付通、春秋航空等几个高折扣网站订,降低自己的出游成本。同时每年至少安排一次出国游,如今日本、韩国、柬埔寨、泰国等东亚国家都已去过,还准备明年和父母一起去欧洲逛一圈。

最近人民币对美元快速升值时也同样在对港币快速升值,于是藤零打算今年12月再去一次香港,“一是把上次没玩到的一些景点补玩一遍,二是借人民币升值和圣诞打折购物季到来时再去好好血拼一把。”藤零笑着说到。

除了爱玩、会玩、能玩外,藤零还是一位美食大人,如今风靡全国的团购网站中大部分都是餐饮团购,原来动辄三五百元的高档餐饮都能在百元上下搞定,更是让藤零吃得爽翻了天。

赚得不少,又能省会花,藤零看似没有中产之名,其精神世界之富、生活品质之高、生活压力之小都是许多收入比她更高的“中产”羡慕不已的。

今年六月,借着车市打折促销的机会,藤零花了8万元买了一辆丰田威驰。在藤零看来,买车主要是为了出行方便,尤其是节假日出游更加随心自如。自己的武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效果好生活自己做主,不用和他人攀比,LV的包包、阿玛尼的时装、宝马奔驰的跑车,这些都是高产富人们的炫富之选,自己无需跟风承受这些对自己毫无实际意义的东西。

无后顾之忧 成就真正的中产

可能有人会说,等到藤零结婚背上房贷后可能生活就不会像现在那么惬意了吧。据藤零介绍,她家条件一般,2005年在虹桥地区买了一套新房,原来位于市中心零陵路上一套两居室的私房老宅现正在出租,每月租金3000元都用于偿还新房贷款。

尽管现在还待字闺中,但藤零对未来的婚房并不发愁:“我都想好了,如果将来男方家有房自然最好,如果没房且家里也不是特别有钱的话,那也没必要再硬着头皮买新房,把零陵路老宅装修一下就成了。”藤零接着说:“我觉得两个人住50平方米也不挤,而且老房子的地段可谓闹中取静,离我上班的淮海路还有徐家汇[0.00 0.00% 股吧研报都不远,门口还有4号线和7号线,去哪里都方便。要是买新房,现在的房价只能买到中环甚至外环以外,很不方便,何必再花这冤枉钱?我的想法很简单:房子归根到底是给人住的,现在房价早就偏离了实际居住需求,靠投资支撑的房价早晚要破灭的。就算将来房价还要涨也无所谓,因为我有个可以安身的地方住就行了。”

藤零还以其一位同事作为“反面教材”:她和老公两人年收入合计超过20万元,光看收入基本达到了中产的门槛,但去年年底他们在闵行买了一套总价260万元的新房,首付双方家庭一起凑了100万元,再贷款160万元,现在月供高达10700多元,手头只剩下6000多元,养车就要去掉2500元,加上她刚刚生了小孩,以后养孩子的钱也只会越来越多,加上日常开销和给双方父母的补贴,基本就是月光族了。

藤零总结道:“你看她家也是有房有车,这怎么看都不像中产,倒像‘中惨’。一旦买房就是二、三十年的卖身契,到时吃不敢吃,玩不敢玩,更不敢想辞职就辞职,怕是每天睡觉都不安心,把我这一生中最美好的几十年时光都给银行打工,太不值了。所以才说‘一套房子消灭一个中产家庭’。”

提早规划 将中产进行到底

除了婚房无忧外,藤零还很有理财头脑,虽然自己要吃要玩,但坚决不做“月光女神”,每月总能省下一部分收入作为储蓄和投资,目前藤零每月都进行两份基金定投,一份作为将来孩子的教育金,一份作为将来的养老金账户。在藤零看来,自己父母的医保待遇、退休金和他们的储蓄基本能够应付他们的晚年生活,但随着物价的不断高攀,将来的社保退休金根本无力支撑自己退休后的生活需求,自己必须要在享受当下舒适生活的同时,未雨绸缪,提前规划,将中产进行到底。

要追求高尚的精神世界。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ys.ebvwi.com  鲁菜菜谱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